首页 都市现实 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七章 不是我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鱼 2402 2019-12-18 09:53:04
  张弛找了根红绳将火源石串了起来,挂在了脖子上,算是对既往从事工作的一点怀念吧。   他打了个哈欠,准备尽早睡觉,明天还要上课,上课虽然无聊,可是必须要通过上课尽快进入这个全新的角色。   旷课对张弛来说就是家常便饭,老师对于他的作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厮不但学习全年级倒数第一,体育成绩也稳稳垫底。   下午难得的一节阳光体育课,班里的同学多半选择留在教室里复习,当然也有学生在操场和训练馆内自由活动,他们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操场上的一个臃肿的身影吸引。   张弛正沿着学校的跑道跑步,跟垫底的学力相比,他更迫切地想要提升自身糟糕的体力。   从小屋里找到的一份病历表明,他目前的身体多个指标都不正常,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心跳过缓,脂肪肝,颈动脉硬化……   这些毛病多半是因为过度肥胖引起,所以张弛要尽快将体重减下去。   换成过去,只需炼出几颗丹药就能够解决问题,可现在没这个条件,修炼方法他倒是知道一些,可被贬下凡间之后,仙脉已断,就没了再度修炼成仙的可能。   凡人和仙人的身体不同,对仙人来说皮囊并不重要,可凡人想要在世上活得自在活得长久,首先就要锤炼好这身皮囊。   张弛坚持跑了一千米,这一千米可用龟速来形容,不过两圈半跑下来还是达到了一定的锻炼效果,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跑完千米,稍事休息,张弛又去学校的训练馆里做起了仰卧起坐,吃奶得劲儿都用上了,也只完成了三个。   训练馆里倒是同学不少,自由活动的同学在远处指指点点,因为这胖子笨拙的动作时不时发出阵阵笑声,谁都能看出这货正在努力减肥。   认识张弛的人都知道这厮是个懒胚,过去从没见他那么积极地锻炼。   不过尽管张弛表现出一反常态的积极,这个普普通通的平凡胖子仍然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多数人都是一笑置之,认为这货只是三分钟热度,徒增笑尔。   林黛雨过去从未注意过张弛,确切地说应该在前天之前,因为那封信她忽然想起在最初踏入北辰一中大门的时候。   在那一年的中考,她的成绩被一名男生全方位碾压,让她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和好胜心前所未有的受到挫折,她甚至将之视为一次挑战。   就在她卯足精力准备在一年级和这位男生一决高下的时候,突然发现那名男生只是灵光闪现,他如彗星般的短暂辉煌在进入北辰一中校门之后彻底黯淡。   黯淡到林黛雨已经几乎忘记,如果不是前天那封突如其来的信,林黛雨根本不会想起张弛的名字,更不会将那个曾经以全市中考成绩第一进入北辰一中的优秀生和眼前这个满脸憨笑举止笨拙的胖子联系在一起。   张弛做到第五个仰卧起坐的时候已经达到了极限,双腿和上半身竭力向中心靠拢,一张大胖脸涨得通红,可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成功从垫子上坐起,就在此时他看到一位身材高挑亭亭玉立的女生缓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林黛雨并非路过,她用冷酷和不屑的目光居高临下地望着这个如跷跷板一般在垫子上挣扎的胖子。她心中的好奇多过愤怒,究竟是谁给了这个小胖子那么大的勇气,他居然敢当众把一封没头没脑的信送给了自己?   林黛雨本不想看那封信,可最终还是没有按捺住心中的好奇,里面居然是一封情书,肤浅的情书,大段摘抄于泰戈尔和席慕蓉的矫情文字非但没有令她感动,反倒让她像生吞了只苍蝇一样厌恶。   原本她想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息事宁人地让这件事就此过去,可是张弛明目张胆地送信方式已经催生出无数的见证者。   张弛还不知道自己在巴士站台帮着周良民转交给林黛雨的那封信已经被好事者传得满城风雨,连带着林黛雨也成了众人口中的笑谈。   林黛雨在张弛的面前停下了脚步,然后轻轻将那封信丢在了张弛的脸上。   其实她昨天就想当众拒绝,可张弛居然旷了课,在被人偷偷指指戳戳郁闷了一整天之后,林黛雨终于等来了这个绝佳机会,当着训练馆众多同学的面给他一个漂亮的反击。   张弛仍然在努力想坐起来,即将成功的时候,从上方飘落的那封信刚好落在他的脸上,张弛此前所有的努力居然被一封薄薄的信摧毁,积聚于腹部的气力,突然不受控制地奔逸而出,他竟然毫无风度地当着林黛雨的面放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响屁。   声如炸雷,余音绕梁,在训练馆内久久回荡,不但是林黛雨被震撼到了,连附近正在训练的师生全都被这洪钟般的动静吸引过来。   得益于这个响屁的强大反冲力,张弛居然顺顺利利完成了第四个仰卧起坐,脸上带着欣慰的憨笑,似乎根本没有因为这个响屁而感到尴尬,笑眯眯望着林黛雨,本仙阅尽天上风云,这单纯小女生想要当众找回面子的目的一望即知。   林黛雨被这突然的变故搞得手足无措,尴尬,实在是太尴尬了,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躲开,千万不要被这货释放的毒气污染,周围自由活动的同学已经按捺不住哄笑起来。   张弛咧开嘴露出一个看似憨厚的坏笑,然后他用前所未有的洪亮声音说道:“不是我!”   林黛雨还没有来得及躲远,张弛求生欲满满的这句话宛如施了定身术,让她目瞪口呆地定在了那里,不是你难道是我?   林黛雨当然知道不是自己,可附近只有两个人,在这样的状况下还真是说不清楚,这个死胖子怎么可以这么没有风度?他怎么可以无耻到诬陷一个无辜的女孩子,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了那么尴尬的状况。   林黛雨的脑海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然后整个人就被前所未有的羞愤和怒火点燃了。   张弛知道自己的做法有欠风度,可他就看不惯林黛雨高高在上的样子,她的样子让张弛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天庭中落难,墙倒众人推的情景。   更何况这妮子当着数十名师生的面,公然用一封信打自己的脸,都说好男不跟女斗,可是憋着太特么难受。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张大仙人被贬凡尘之后,变成了一个愤世嫉俗睚眦必报的主儿。   林黛雨俏脸涨得通红,一双美眸晶莹生光,发光的是泪水,她强忍着眼泪没有落下来,怒火值以惊人的速度开始上升,在不到五秒的时间内已经迅速攀升到了1000。   张弛感觉胸口有些发热,误以为自己良心发现感到内疚了。

石章鱼

  祝各位书友中秋快乐,阖家团圆!

2019-12-18 09:53: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