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脑洞幻想 我真的有金手指

第一章 我有金手指

我真的有金手指 木坪 2034 2019-07-15 00:01:56
  “不要!不要!”   荆守猛地翻身坐起,剧烈地喘着粗气,脑门上全是细密的汗珠。   刚才的噩梦实在太过骇人。   荒郊野外,天色阴暗如夜。   张牙舞爪的修罗、阴森恐怖的僵尸、浑身血污的红衣厉鬼,都在他身后穷追不舍,而且越来越近。   正当他筋疲力尽时,前方突然出现一座高大坚实的庙宇。   庙宇虽然有些破败,但里面却是灯火通明,不时有人影晃动。   身后红衣厉鬼的鬼爪几乎都要够到他的肩膀,梦中的荆守顾不得思索,直接冲进庙里,而后以脊背死死抵住关闭的木门。   可是更诡异的事情还在后面,刚刚还灯火通明的庙堂骤然化作黑暗的牢笼,追赶的鬼怪全都趴在四周的栏杆外,兴奋地吞咽着口水。   ……   荆守伸手抹去额头的冷汗,睁开眼打算去卫生间“放水”,却发现周围一片漆黑。   “咦?停电了?还是迷糊中自己关了灯?”   昨晚他明明开着床头灯,捧着手机看跃大神的新仙侠小说,最后太过困倦才倒头睡着的啊。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是下意识去触碰身后墙壁的床头灯开关。   可惜却摸了个空,入手的只有潮湿的一堵石壁。   “吵什么?臭小子皮痒痒啦?”   一个沙哑带着明显醉态的嗓音响起,紧接着一点昏黄的灯苗被点燃。   荆守被这突然的光亮刺激,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同时伸出左手想去遮住眼睛。   “等等!这是哪里?”   他霍然一惊,他明明是和两个单身女同事一起租住的两居室啊,这男的又是谁?   而且,刚才他看到了什么?   荆守再也顾不上光线的刺眼,死死瞪大眼睛望着眼前的一切。   他的面前是数十根儿臂粗细的木栏杆,直直延伸到屋顶。   栏杆外是一张破旧的八仙桌,桌上一盏油灯刚刚被点亮,还有丝丝缕缕的青烟萦绕。   桌子一边正趴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左手攥着酒壶,右手正用一根长长的铁签子挑动油灯的绳捻。   这壮汉的穿着明显不是现代的风格,倒有些像影视剧里面的衙役或狱卒。   那盏油灯看起来也相当古老,敞开的碗盏里流淌着黏糊糊的油脂。   “我去!这是在拍戏?怎么看着像大牢啊?是损友的恶作剧?”   荆守脑中第一个念头闪现,但很快他就推翻了这个想法。   他刚刚搬过家,损友们还不知道他的住处,而此刻的他明显不在自己的卧室。   也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壮汉的嗤笑彻底让他抓狂。   “切!不是像,分明就是大牢!荆公子,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荆公子?”荆守一愣,慌忙低头瞅向自己。   现在,他穿着破破烂烂的短衫和一条遮不住膝盖的破烂长裤,坐在墙角的一摊蒲草上。   更为离谱的是,他的脚腕还被两条粗大的铁镣铐扣住。   “不会吧?穿越了?真命苦啊!怎么不是王爷或者公子?怎么没有金手指啊?我要换!”   荆守一阵哀嚎,强自扶墙站起身,就要将脑袋撞向墙壁。   也许能重新来过吧。   “荆公子,又在滑稽演戏?你是王爷幼子啊,金手指也有啊!每天来一出哭闹,有意思吗?“   那壮汉应该是狱卒,他刚被荆守的大叫吵醒,正满脸的不爽,言语也有些不客气起来。   “啊?我有金手指?”   荆守顿时止住嚎叫,兴奋地靠在墙壁上,像神棍一样,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系统面板!”   “法宝空间!”   “宠物精灵!”   “……”   一连换了十多种常见的小说套路,可惜全无反应,反而惹得狱卒哈哈大笑。   荆守听到笑声,脑中灵光一闪。   既然旁人都知道他有金手指,会不会是身体上的呢?从外表就可以看见的?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多亏他平时看小说涉猎广泛,神马套路没见过?   他立马不再嘟囔,双手抬起举过头顶,努力拧着脑袋,从头到脚挨个查看。   还是没有!   会不会是眼睛或者耳朵?透视眼和顺风耳之类的也可以接受啊。   荆守放下双手,正要再次挡住眼睛,目光却是一滞。   “什么鬼?”   他慌忙将左手向外举起,迎着昏黄的油灯光亮查看。   左手的食指明显与其他四根手指不同,颜色更为明亮一些。对,跟黄金一个颜色。   “还真是金手指……”   他很是无语,要不要这么直白啊。   狱卒仍在瞅着他手舞足蹈的“表演”,干脆还从桌子一角拉过酒壶,送到嘴里呷了一口,然后促狭一笑。   “荆公子,要不要再表演一次‘点石成金’?”   “恩?点石成金?”   荆守听了,仿若抓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收拢左手其余四指,用食指在脚镣上一碰。   刚才还锈迹斑斑的一条锁链彻底变成了金色,在昏暗的光线下异常夺目耀眼。轻轻拨动弹击,铁链还发出悦耳的叮叮声响。   “哈哈哈!果然是穿越必备!这是要富甲天下的节奏,牛掰了!”   荆守兴冲冲走到牢房栅栏边,先是四处张望了一番,才压低声音冲着狱卒挤眉弄眼。   “狱卒大哥,放我出去吧!我可以给你变好多的金子!然后咱们有福同享,称霸全球……”   狱卒神色不变,再呷了一口酒,才调侃地打断荆守的“豪言壮语”。   “这金子好是好!可我不想在一个时辰后,被人活活打死,就像王老板一样。”   “什么意思?”   荆守隐隐感到有些不妙,难不成还有什么弊端?   狱卒嘿嘿一笑,盯着他看了一阵儿,忽地扔下酒壶,抓起桌子上的鞭子,朝他所在的牢房走过来。   “因为一个时辰后,它会恢复原样!”   说完,狱卒抡起鞭子,朝荆守抽打起来,一边抽打还一边在咒骂。   “我让你每天装疯卖傻!我让你点石成金!我让你……”   荆守直接懵掉了,脑中只剩下一连串的问号,还有一万头羊驼狂奔而过。   “啥玩意儿?还恢复?这算啥金手指啊?坑爹啊!啊!啊!啊……”   再然后,便是他的一连串的惨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