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脑洞幻想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番外一:一路同行(下)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3838 NaN-NaN-NaN NaN:NaN:NaN
  【PS:番外非正文内容,只是给有琴党弥补遗憾用,本章免费。】   天兵天将……都好快。   ‘大姐’飞到半途,速度稍微放慢了些,看着那极快冲下来的道道身影,略微松了口气。   自然,她的表情隐藏在面甲后,旁人很难看出来。   ‘大姐’的目光略有些闪烁,   见天兵天将动作麻利地将这头天阶黑兽降服,自己那几个小伙伴的身影也出现在黑兽附近,她神情略微放松了些,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转身看向身后。   刚才那人说了什么?   ‘我之前有个朋友……’   那人在哪?他怎知这般事?   ‘他之前害过一种病症,若是被女子碰到,就会……’   就会浑身抽搐、口吐白沫,整个人几乎要昏迷过去!   这是、是……   大姐突然摘下面具,在脸上用力搓了几下,露出了原本的面容,竟是那般精致迷人;   便是承受着岁月的冲刷,承受着一路颠沛,都不曾抹去她眉宇间的淡淡英气。   有琴玄雅。   “师……”   那个‘兄’字卡在她嗓尖,让她一时间似是忘了呼吸,只是愣愣地看向刚才那个怪人所在的方位;   可周遭黑烟弥漫,已寻不到对方影迹。   是他吗?   那自己试探的时候,为什么要否认?   有琴玄雅轻轻呼了口气,感觉整个天地间都安静了下来,甚至没发现远处那头天阶黑兽身上诡异冒出来的一缕缕惨白火焰。   是,是自己幻听了吧。   长寿师兄在天外守护道庭,守护整个洪荒天地,又有云霄仙子和灵娥师妹作伴,怎么会有闲心来这里,还凑巧遇到她这般没什么大用的散修。   “这头黑兽有些不对劲!”   “大姐!快走啊!”   耳旁突然听到少许呼唤声,正自道心震颤的有琴玄雅转身看向身后,恰好看到那不知何时已再次站起,且体型更为庞大、挥舞着一把火焰巨剑的黑兽。   看这头黑兽!   已从原本的随心所欲、随便长长的古怪模样,变成了接近于人形的妖魔模样,头顶满是狰狞尖角,一股股漆黑的浓烟在它山岳般的身躯中涌出,似乎是要将这片小千世界完全吞噬。   天阶之上!   原本包围在周遭的天兵天将阵型大乱,天庭的挪移大阵被黑兽一剑戳碎。   此前还在搞直播的几名天将,此刻也已顾不得其他,立刻冲上去想击碎这黑兽妖魔的身躯,但打出去的攻势、扔出去的法宝,尽数被这黑兽吞噬!   天蓬提着九齿钉耙哇哇大叫,当即用出法天象地,但还没站稳,就被黑兽妖魔一剑砍破了化身,真身更是被打入黑烟。   天兵天将径直陷入苦战!   而原本那些想来捡便宜的散修,此刻尽数慌忙逃命。   他们又不傻,都感受到了这黑兽那几乎可摧毁这小天地的浩瀚法力,亲眼看到了几名金仙打出的攻势被黑兽身躯吞噬……   “大姐别愣……呃,认错了?大姐怎么不戴面具了,还换了个人。”   疾飞而来的几名修士面面相觑。   “你们先走!”   有琴玄雅定声道了句,脚下突然蔓延出一圈金光,这金光缓缓上升,她原本穿着的皮靴化作金纹飞翅靴,衣裙化作金甲战裙,背后的剑匣绽出道道七彩霞光。   卟!   一只洁白的天马凭空出现在有琴玄雅身后,张开一双白色羽翼。   有琴翻身上马,战盔锁住她飘起的长发,让她那张本有些柔弱的俏脸只剩刚强。   马声长嘶,天马化作一束金光冲天而起,在那几名修士瞠目结舌的注视下,冲破层层黑烟阻拦,荡出一股股狂风。   有琴玄雅背后剑匣飞出道道火光,火光又再次于她掌中凝聚,化归丈长巨剑!   “天兵听令!退后组阵!”   “是……有琴元帅!”   原本陷入苦战的天兵天将精神一震,几名天将反应过来,立刻呼喊天兵后退重组战阵。   有琴玄雅却抿着嘴唇,提剑跃马直冲那黑兽妖魔额头!   妖魔张口发出一声狰狞嘶吼,火焰巨剑对有琴玄雅当头砸落,恰如天柱倒塌,好似火山喷涌。   有琴玄雅看似是一鼓作气前冲,实际上却留了足够的余力,此时身周霞光涌动,天马直接翻身回翔,堪堪自那漫天大火的间隙划过。   地面,脑袋栽进大地中的天蓬,用力将自己拔了出来。   有琴?哪个有琴?   他扭头一看,透过层层黑烟的间隙,看到了那正与人形黑兽缠斗的身影,顿时激动了起来。   这不是!   大老板的绯闻师妹吗!   随之天蓬就是额头见汗,慌忙跳起,提着九齿钉耙冲向天际。   寻到了不见踪迹的有琴元帅,这回去自然是大功一件;可若是在这里,让这位有琴元帅出点什么事,他几条命都不够道庭之主大老板砍的啊。   大老板又小心眼,把自己红颜知己看的无比重要,谁要是惹哭了灵娥大仙,那都能是山崩地裂。   这要是有琴玄雅在这里出点什么事,那不得山呼海啸啊?   “有琴元帅速速退下!让我来!”   天蓬气势十足的大吼一声,高举九齿钉耙,身周绽出道道青光神火,银盔红缨随风飘扬,竟是如此威武不凡!   再看那人形黑兽,一剑刚刚扫空有琴玄雅,此刻抡起一拳对天蓬砸来。   几乎瞬间,这巨拳出现在天蓬面前,竟如那仙山之悬崖倾塌而下!   天蓬一咬牙、一跺脚,后股颤颤有气息挤压而出,面如酱紫,九齿钉耙凶猛前挥,引动无边灵……   诶?本元帅的灵气呢?   糟了!这黑兽散出来的黑烟,挤走了原本的灵气!   天蓬浑身一哆嗦,九齿钉耙扔向前方,双手飞速结印,三十六天罡正法之以小博大缩小接触面积就能减少自己所受冲击变鸟术!   蓬!   啪!   一只小鸟被远远打飞了出去,几只羽毛撒落一路,那黑兽一拳完全就是打空了一般,还把这头黑兽晃了个踉跄。   ——战术效果拔萃。   就是这一个踉跄!   这头黑兽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又或许是感应到了正破开乾坤赶来此地的几道身影,猛地仰头怒吼,黑黢黢的身躯出现了一块块橘红色的光斑,身体竟朝四面八方喷出一股股黑炎。   黑炎追向了那些刚撤离的天兵天将,以及那些尚未来得及退太远的散修。   惨叫声此起彼伏,有琴玄雅目中满是怒火。   这妖魔!   “尔敢!”   天马直直冲向云层,又瞬息间朝下方砸落,有琴玄雅长剑前指,身形与天马一同化作宏伟天剑,对妖魔当头斩落!   不用多想,没有任何犹豫。   这就是,她一直以来追寻的正义,这就是她道心之所往!   天地有正气,不屈无卑鸣!   正此时!   那黑兽一双漆黑眼眸突然绽出两道璀璨红光,正中头顶落下的天剑,竟将天剑瞬息轰碎。   有琴玄雅持剑与那两束红光对碰,身形直接被打去天际,而妖魔黑兽的一把巨剑随后跟上,撕开乾坤、刮开天地,卷向有琴玄雅!   她,此刻竟无力换行……   ‘玄雅师妹,怎么近来都不来小琼峰坐坐?’   眼前恍惚出现在天庭时的光阴。   当时站在天庭巅峰的师兄如此问着,眼底带着少许关切、少许自己看不懂的意味。   可,比起师兄,自己完全黯淡无光。   无论是谁去做那个天庭战神,有师兄那般周全的照顾,都足以胜任。   自己凭什么站在师兄身边呢?   这个傻姑娘总是如此想着,思索着,一直到突然惊醒,却发现师兄已站得更高、走的更远,而自己,连他半点背影都无法望见。   两滴泪痕自有琴玄雅眼角划过,她突然睁开双眼,目中燃烧起熊熊斗志。   不能死!   不能以有琴玄雅之名死在凶兽面前!   剑!   咻咻咻——   几道璀璨流光自左右飞射,于有琴玄雅掌中凝成一把三尺宝剑。   她身形强行稳固,又立刻朝被打飞的方向后退,持剑凝视着前方刮来的火墙。   一定还有办法,万物皆有一线生机!   此剑,当……当……   腰身突然被人托住,持剑的手背被一只大手握住,有琴玄雅怔了下,还未来得及回头,已听到了那声轻笑:   “怎么不喊救命?”   她愣愣地扭头,入目便是那熟悉的侧脸。   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一张黑白太极图包裹住了他们两人,将他们自天地隔绝开。   “师兄……”   “刚打算跟你相认你就冲过来了,”李长寿低头看着她,笑道,“我就找时间换了身衣服,收起了纸道人。   刚刚我就在那具纸道人袖口,你这观察力还是不够。”   有琴玄雅抿了抿嘴,又想到了什么,刚想挣开他的托举,又被他反手拥住……   “师兄……”   “过来小琼峰吧,大家都想见你。”   李长寿低声说着:“家里少了你,总归是不圆满的,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可就在那修行,我不会有逾矩之举动。”   有琴玄雅目光在不断颤动,想躲开他的视线,又太过不舍,只是喃喃道:“师兄,黑兽……”   “放心,我已经把杨戬和哪吒拽过来了,他们解决足以。”   李长寿道:“跟我回去吧,在外面飘摇总归让人放心不下,或是你跟我回去住一段时日,若你想出来闯荡,自可随时出来。”   有琴玄雅后退半步,李长寿眼底带着少许失落,只能垂下双手。   却听她低声道:“只住一段时日,自是……可的……”   李长寿眨眨眼,看着面前正缓缓褪去金甲、换做冰蓝长裙的女子,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笑了两声。   太极图落下,那头人形黑兽的身躯正绽出道道璀璨亮光,被肢解成数十块;   两道身影一左一右杀出黑兽头部,各自呼啸,意气风发。   李长寿小声道:“不与他们碰面了,免得还要被缠着讲道,咱们先躲起来,稍后跟你好友告个别就是。   放心,他们都无事,我此前已将他们护下了。”   有琴玄雅应了声,低头思索,脸蛋微微有些发烫。   “其实也不必不逾矩……”   “怎么了?”   李长寿纳闷地看了眼,有琴玄雅立刻抿住薄唇,扭头看向不远处。   没听到就算了,刚才肌肤之亲都有了……   不对,真说起来,自己才是跟长寿师兄最先有肌肤之亲的,那次去北洲历练,自己伤重不就是师兄给换……   “有琴你可是受伤了?怎么脸红了?”   “没、没事,我没乱想什么,当时师兄你是为我疗伤,不算什么肌肤之亲!”   “啊,那次啊。”   李长寿含笑摇头,目中带着少许温柔,“说起这个,近来还有一件趣事。”   有琴玄雅纳闷地问:“什么趣事……”   “我在混沌海发现了一处缝隙,虽然无法穿梭而过,却能隐隐看到隔壁位面的少许画面。   此前我不是撒过一个谎?有女子触碰便会浑身抽搐,整个人昏睡过去?”   有琴玄雅点头答应着,眼底带着几分好奇。   李长寿却道:“有个叫吴妄的家伙,真的得了这般病症。”   “当真有这怪病?”   “那肯定,”李长寿抬头看了眼天空,似乎想看到某双正注视着此地的眼睛,“一语成谶,一语成谶啊。   走了,回家。”   “嗯,该怎么跟灵娥师妹解释。”   “这个,硬气点,怕什么?家里谁说了算心里没点数吗?”   于是,小半天后,天外玄都城,秘境小琼峰。   “跪下!”   ……   【番外一:终。】   【PS:新书《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少主吴妄的大荒小故事正在不火热连载,欢迎尝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