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衍生同人 我的日本氪金人生

第三章 西野七濑

我的日本氪金人生 愤青别来这 2753 2019-12-14 16:46:58
  系统的出现无异于给黑岛藝照亮了未来的道路。   因此如何快一点的赚钱,变成了黑岛藝当务之急需要去考虑的。   短暂的迷茫过后,黑岛藝开始按照前世的习惯分析起目前自己所有的优势和劣势。   这么一一列举出来后。   黑岛藝很快就发现其实目前的自己,情况还没有糟糕到极点。   先说说如今他所持有的优势   在血缘关系上,目前的他有两个亲人,并非举目无亲   第一个亲人是醒来的时候陪伴在他左侧的老人。   老人是黑岛藝的亲奶奶,本名齐藤千代,随着嫁到黑岛家后,改姓黑岛。   本身曾是高中国文老师,如今已经退休三年。   在有着不菲退休金的同时,还在在大阪府的大东市,有着属于自己的一亩地。   第二个亲人,就是黑岛義醒来时,抱住自己的漂亮女孩。   女孩的名字叫做黑岛沙河,和他这个胖子老哥相比,女孩无疑比他这个哥哥要优秀和出色的多。   学习成绩好,还会舞蹈和钢琴,在只参加周六补习班的前提下,就完成了了学习成绩年级第一的战绩。偏差值到达了恐怖的72.   从能力角度来说,这个前任的妹妹至少不会是一个给家里拖后腿的干物女。   相反如果黑岛藝需要帮助,这个妹妹靠着能力和外貌,反而还可能给予援助。   说完优势就再说说劣势。   说到劣势。   黑岛兿总结下来一共有三。   分别是,年龄,资历,身体。   这三者也是目前黑岛藝能赚钱的最大阻碍,   都说年纪越小越是有好处,很多老人也觉得,年轻就代表着有资本去犯错。   可这句话其实不是绝对的。   有时候年龄恰恰是判断部分职业的重要参考   比方说你找人学书法。   你会选择一个已经上年纪的书法老师学还是会和一个初出茅庐的老师学呢。   在同样的价格,两位老师写的字体都差不多的情况下,作为外行人,显然更愿意把自己的孩子交给那位年长的老师。   这亦是资历和年龄的带来的衍生价值。   黑岛兿上辈子做了近20年的书法绘画老师,能力自然是有的,可你现在让他去教学生,会有家长愿意让他带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除此之外,从教资格也是一个问题。   在日本,书道有分级制度,不同流派又有不同段位,大部分都是最高十段十级,最低一段一级,而六段开始才有教人写书法的资格。   可这具身体呢,书法倒是也有段位,但是才一段一级。   按照这个制度,黑岛藝就是用着最快速度去考,也必须用上五年。才能到六段达到教别人书法的基本资历。   因此想靠着老本行赚钱目前来说已然是不可能了。   最后的劣势,就是身体。   这也是黑岛兿感觉到的最大劣势。   除了身材是挺高的有183,其他的完全是一无是处。   肚子上的肥肉可以坐救生圈,没走几步就要喘,那真的是严重影响黑岛兿的办事效率和办事精度。   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可悲的是目前的他就算想衣装,买衣服还得专门定制。   出来的效果也任就是可悲的一个字。   丑.   花了约莫一个小时,列出了这一切优势和劣势的清单。   黑岛藝紧盯着这份清单亦是陷入了长考。   作为一个前世成功经营起两家绘画机构的老板,他的脑海中也逐渐企划出了一个足够能帮他大赚一笔并且可行性极大的计划。   …………………………   在传统礼仪上,日本毫无疑问是一个十分重视丧葬礼仪的国家。   以黑岛家这次举办的葬礼为例。   葬礼就一共分为了两场举办。   一场在自己的家里举行,一场则是在由黑岛藝父亲所在的警署派人来举办。   由于黑岛藝这个长男被刺住院的缘故,   这场告别仪式也一直到事发十五天才正式宣布召开。   前后一共分两天   家葬在前,公葬在后。   公葬被确定为平成21年(2009年),7.16日,12;00时召开。   由大阪警视厅全权负责和出资   举办的会场地点在大阪国立伶枱酒店。   对于葬礼举办地不是在殡仪馆而是酒店。   目前的黑岛藝是表示费解的。   毕竟酒店这种地方可是正常人住的地方。而且租下来费用也是不菲的,酒店难道就不怕因为举办了葬礼,最后染上了霉运。   不解归不解,黑岛藝看了看左手的dw手表,也知道距离自己的圈钱计划正式开始要记入倒计时了。   “这一次一定要加油,目前赚的钱实在有点少啊,能不能最后任务成功,就靠这一波了。为了赚钱,加油啊”   黑岛藝用力的攥紧拳头,给自己加油鼓劲道   穿越过来已经十二天了,如今他肥胖的身体也已经基本痊愈了。   不过身体的转好,却也不能代表他所面临的局面在转好。   如果要给这十多天的自己打一个分数,那么现在的黑岛藝只能给自己打零分。   手持金手指的他如今赚到的钱只有区区3万日元,就是为何只给出零分的最大依据   当然从客观的角度讲,黑岛藝这个穿越者为了赚钱为了完成任务,也的确在尽心尽力了。   躺在病床上的这段日子来,他忍着身体的不适,画了国画,也写了书法,然后他还把自己的书法和国画作品放在了日本的mercari上贱卖。   作为一个曾今中国的国家二级书法家,为了赚钱如此作践自己的作品,真的是没谁了。   (mercari是一个日本的二手商品交易网站,用户们可以通过这个网站,把手头闲置的好物卖出去。类似于我国的闲鱼)   可结果呢,识货的到是有不少,但出高价的却基本没有,到目前为止也就才卖出了一幅作品,加起来的收入也一共才10000日元。(700人民币)   至于剩余挣到的两万,则是他拜托自己的妹妹黑岛沙河把前任收集的动漫手办以及akb48的部分写真集给贱卖换来的   只能说,就如同他之前所顾虑的一样,眼下的日本要在短时间内赚到钱真的不容易。   …………………………   “哥哥,是还在为钱的事情头疼吗?其实真的不用担心的。真的没关系的我哪怕不读私立的中学也没事,欧尼酱”   正当黑岛藝给自己加油鼓劲的时候,黑岛藝的左后方走来了两个穿着黑色和服的少女。   一个少女她眉头紧蹙,眼眶微红,另外一个少女则是搀扶着哭泣的少女并在旁安慰。   这两个少女黑岛藝都认识。   前者是黑岛藝这具身体的亲妹妹黑岛沙河,另一个则是亲妹妹的好闺蜜西野七濑。   两个人都就读于大阪府阪南市的阪南二中国三B班,同班的同时,还是同一个部活舞蹈部的前后辈。   据说双方好像是因为画画结缘的,但是两人具体是怎么亲近起来的,前任的记忆中并没有具体描述。   黑岛藝对西野七濑微微一笑,就侧身看向了黑岛沙河“丫头,不是你想的这样了,放心吧一切有欧尼酱我呢,你等会只要按照我说得计划来就行。”   “欧尼酱,你这样真的可以吗,那个计划”   “打依叫不(没事的)我们家现在的处境做出这样的事,只会让大家理解的。和你的前途相比,我的脸就算丢尽了又如何呢。”   黑岛藝把手指轻放在黑岛沙河的嘴唇上,对其再次露出了一个让人看了就感到安心的微笑。   黑岛沙河怔怔的望着眼前的黑岛藝半晌,最终坚定的点点头。   黑岛藝见状就侧头又看向了西野七濑,柔声拜托道   “追悼会马上要开始了,我等会就顾不上我妹妹了,所以还请你在多多关照了,好吗”   “…………好的”   西野七濑愣了数秒,回答道。   西野对于黑岛藝的提问没有立刻回答同样是有原因的。   最大的缘故便是吃惊于这个以前印象中的死肥宅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诚心实意的说,如今的黑岛藝的目光平稳而凝静,像是一湾深澈的潭水,没有青涩和稚嫩,弧光淡淡的抹在他棕色的瞳上,更是出奇的漂亮。   这让西野七濑的内心生出了一种极为异样的感觉,有那么一丝酸酸的味道,心脏更是不由自主的跳快起来,让她不自觉的面容发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