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衍生同人 我的日本氪金人生

第五章 力透纸背

我的日本氪金人生 愤青别来这 2788 2019-12-14 16:59:05
  今天的追悼会之所以会开在酒店,而没有选择在传统的寺庙和殡仪馆其实还真的如黑岛藝所想的一样有一个深层次原因。   本次追悼会的主办方是大阪府警视厅,即是黑岛藝父亲身前的直属单位,又是这次抓捕杀害黑岛藝双亲的最高领导机构。   可惜的是在确定了犯罪嫌疑人后,目前大阪警察如今也是依旧没有把凶手日向九人给抓获。   虽然目前已经满大街都贴满了日向九人的通缉照片,可日向九人也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里。   因为抓不到杀人凶手,目前在社会上舆论上,大阪府警视厅也遭到了巨大的争议。   为了安抚民心,又迫于公众压力,大坂警视厅的高层就觉得还是做一场秀给老百姓看看,让媒体可以对他们少一点批判。   这也就是为什么,最终的葬礼现场会安排在酒店的缘故。   那些警察们就是为了方便记者拍摄好记录下警署对于警员遗孤是如何优待处理的画面,才把举办地放在了酒店。   只有这种公众场所,记者们才可以拍摄取景的,不像殡仪馆和寺庙大多都不允许拍摄。   记者齐藤扉树所在的摄制组就是富士电视台被警署特邀过来宣传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这场葬礼给透明的全程记录下来,然后放到电视的新闻上为警局宣传。   因为如此,如今黑岛兿双亲的灵堂也是布置的相当考究。   整个灵堂的大小就约莫一个篮球场大小,至少可以容纳百来名警官和家属来充场面。   其次葬礼的祭台也布置得相当考究,一共有五层,正中间上方除了放着夫妻两人的黑白照片,两侧还放满了荷花灯、花篮、鲜花、水果。这些装饰物也用的都是最高档和最精致的摆设。   环顾整个追悼会现场,用一个成语来概括那就是庄严气派。   “滨崎总长这次可是破费大了啊。”   把整个会场取景完毕,齐藤扉树对一旁的摄像铃木正雄感叹道。   铃木正雄认同的点点头“是啊,真的是把钱都花在这种上面了,与其如此还不如给那两个遗孤多一点抚恤呢”   齐藤霏树闻言锤了铃木正雄肩膀一下,笑骂道“你还多愁善感起来了,你要是有心思,可以等会多给点白份子不是吗?我看你啊,怕是被那个小姑娘的外貌所迷惑了吧,我刚才可是看到你把镜头都对着那小姑娘了”   “美好的事物吗?为什么不拍下来”铃木正雄憨笑了两声,摸了摸自己的大鼻子。   正欲再说。会场的入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呼喊声。   ”齐藤前辈,你快来看看,出大事了。”:   喊话的是这次与他们一起前来的新人记者,井上小伊郎。   闻讯,齐藤霏树和铃木正雄对视一眼立即拿着装备和道具跑到了井上身旁。   井上小尹郎也不废话直接带着两人来过一个转角,让齐藤霏树和铃木正雄自己看。   走过一个转角齐藤霏树和铃木正雄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镇住了。   只见那个是遗孤的胖子现在正站起着在一个长桌前,以着一种极为古怪的姿势在长桌上运笔急书,神情专注。   胖子的周围呢则围满了人,离得最近的还是一个老者,远远的看去背影隐约间竟然还有些眼熟   “什么情况?井上?”   写书法,被围观,这那和那啊。   “是这样的,前辈。”   井上小伊郎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当下就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出来。   原来,现在的一幕都是那位黑岛夫妇的遗孤搞出来的。   具体情况就是那位遗孤作为主客在会场的入口处,公开的赠送自己的墨宝给来访的每一个家庭和客人。   这期间但凡是随了白分子钱的,都会得到他现场书写的这么一份手稿。这些手稿全篇也只有一个字,谢   虽然只是一个谢,但作为书写者的黑岛藝却写出了不一样的意境,让所观者无不叹为观止并且互相传阅。   井上小伊郎自己也是书道三段的人,因此一看也知道,这个写字的胖子不是凡人。   因为这些谢的字体,每一个字的字体都是各有千秋,其中楷、隶、篆、行、草、甲骨文无所不有,有一些还互相参杂。   正因为胖子的惊才绝艳,写的书法极好,让他吸引到了刚好下榻在这家酒店的来大板大学开讲座的书法名家柴田木石   说起这柴田木石,就是齐腾扉树看到的那位老者身影。   他本人作为记者还对柴田木石·进行过采访,这个人是目前日本硬笔书法协会的会长,日本书法家协会的会员、日本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京都大学书道系教授、日本书艺会顾问。   很直接的说,在书法领域,日本的小学生模仿的字体,10个有五个也都是要买他的字帖来进行临摹的   然则就是这样的一位大师,刚才在看到了这个胖子的书法后给出了一句“写的不错,能不能给我写一副”的评价   仅此一句,就相当于认可了这个胖子在书道上的造诣。   要知道,在两年前的整个关西区青年书道大赛上,这个柴田木石给冠军的获得者评语也才只有四个字   “有点意思”   可现在对这个胖子少年,却给了写的不错的评价。   这代表什么。   这不是新闻素材是什么   作为记者,他如何能不清楚,这其中隐藏了多大的新闻爆点。   日本人历来喜欢天才,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胖子如今好像也才是十六岁吧。不对到了今年十月才满十六岁。   如此年纪就获得这样的评价,岂不是说对方的未来很有可能能够成为日本书道届未来的领军人物。   齐藤扉树想到这,就是立即催促着摄像师铃木正雄挤进人群   与此同时,场中黑岛藝的字写的已经写的差不多了,齐藤扉树走进一看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   只见,场中的黑岛藝现在的精气神状态无疑处于一种种高度集中的状态,运笔的方式也不同于传统的日式用笔,而是中式的侧锋行笔。   所写笔画犹如钢筋铁骨,粗犷之中显细腻。   笔毫翻折,下笔果决。   横笔如鳞。竖笔如勒。   “这个是漆书?”   齐藤霏树吃惊的看向少年,再次惊呼。他也是懂行的的大概清楚日本近现代的书法发展史。   所谓漆书那是书法中门槛很高的一种存在,传自中国,需要楷书的底子、隶书的底子,还得兼工碑帖,几家兼容,才能写出漆书的厚重之风来。   目前日本书道界写漆书的人,很少。数的出来的也是在十指之内。可这胖子才几岁啊,竟然写漆书。可是看着四个字,这折峰、搭峰、断笔、波磔。这不是漆书笔法的特点又是什么。   “恩,是的,写的也就一般,刚刚钻研两年多。和真正的大师相比差远了”   写完字的黑岛藝如今也是满头大汉,见到有懂行的人提问,欣慰的露出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   眼下这幅墨宝,也算是他穷极三十多年的练字生涯汇总。   如果硬要说完成度怎么样,其实真只能说是一般。   且不说,他最擅长楷书和行书,要不是面前这个老人问他,除了楷书和行书外可曾还有其他擅长的字体。他是真的不会献丑的。   虽然他还擅长瘦金体,但是瘦金体在专业书法家眼中属于小道,登不上大堂。   难得来了一个懂行的,那就更不能拿瘦金体埋汰人了。   “你,很不错”   仔细端详着黑岛藝的字良久,白发老人最后又给出了一句劲爆评价。   “谢谢夸奖,老先生。其实还是比较擅长楷书,漆书真的有些难,手臂力气和身体体力跟不上。看来是必须要加强锻炼了”   这具身体平常太过缺乏锻炼,和以前自己的麒麟臂想比差的也是在太多。如今的他真的无法完全的控制自己手臂上的肌肉。   “不错了。你这个年纪有这份笔力的,我在整个日本,你是第一人”老人摇摇头,说着还宣纸抬了起来。   这一撩又让桌旁的人在一次喧哗起来   一般人写书,毛毡纸上,基本不会蘸多少墨迹,即便是有,也是淡淡的墨影,但是当老人将宣纸抬起来的时候,底下原本黄白色的纯羊毛毡上,已经能淡淡的看出八个大字的基本字体来了!   “力透纸背!”

愤青别来这

  之前放的都是存稿,第二章名字忘记改了抱歉,以前的名字叫做纳兰義。纠结于名字所以出了这么大的问题。抱歉。这章作为道歉的更新,谢谢大家支持吧

2019-12-14 16:59: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