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衍生同人 我的日本氪金人生

第一五零章 菅井友香

我的日本氪金人生 愤青别来这 2289 2020-03-16 11:39:06
  邂逅都是美好的吗?答案显然是不是。   至少最起码今次,东野飛和白石麻衣的邂逅,绝对是反面例子中的典型。   并且事实再次说明,名草有主的男生想要和漂亮女生(绿茶婊除外)发生什么美好的邂逅也是大概率上不可能的事情。   纵使你绝世美颜,纵使你家财万贯   郁闷无比的东野飛最后在另外一家书店,随便挑了两本畅销书。   就坐上了去新宿站的的士,打算在新宿站等黑岛沙河与她汇合。   说起来也是东野飛明智,按照黑岛沙河刚才通过手机反馈过来的信息,诚如东野飛所预料的一样,桥本有菜自上周后的被放鸽子后,果然是卷土重来了。   在新潮社的三楼直接堵着黑岛沙河,问她的东野哥哥去哪了。   具体发生了啥,东野飛自然不会自讨没趣的细问   他所需要庆幸的是,今天的自己总算是走对了一部棋,让其不用承受夹在两个女子对决的噩梦。   在回程的路上,东野飛坐在车后排的靠窗位置。   隔着墨镜,打量着东京这座陌生的城市。   心中则盘算着,如果最后《杀死少女的一百种方法》卖得不好,他该用怎么样的方式破局。   日本的文艺圈,条条框框有太多太多,如今的他虽然以天才之名打响了自己的名气。   可因为头上有黑岛藝的缘故,他俨然也有了要坐实万年老二的趋势。   换做是以前,东野飛心中任然是筹谋着想尽办法的把黑岛藝做掉,让自己有机会可以一家独大。   但是现在这条路,随着今时今日局面的走势不同,已经变得不得不需要掉转方向了。   虽然东野飛不想承认,但是如今的他对于黑岛沙河,这个黑岛藝的妹妹已经产生了一些不该有的情愫。   这种情愫的出现也致使了上次在新宿站钢琴区,东野飛一时冲动的吻了黑岛沙河。   因为这个结果,最近这些日子在医院复习的东野飛时常会想。   如果自己真的杀了黑岛藝,黑岛沙河会如何。   毫无疑问,女孩伤心的一面是东野飛绝对不想看到的。更不想真做到那最后一步。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杀了黑岛藝,那么就绝技不可能再以一个平常心对待黑岛沙河。   除此之外,现在他身上的担子和压力,也多了很多。   偿还对桥本一家的愧疚,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桥本木石如今离成年20岁,还有9年。   桥本女士现在离成年,也差三年。   这期间如果自己出了什么意外,那对于桥本家的偿还,也就断了。   因此该不该对黑岛藝继续下手,就成为了东野飛必须斟酌的一个议题。   目前的东野飛对于黑岛藝,态度也从原来的必杀,变为了有待商榷。   只能说计划很完美,可执行者却因为感情走了岔路。   看着窗外的风景,东野飛的内心阴云密布。   不知是感受到了东野飛的情绪,还是老天爷也同情起了东野飛。   竟是忽然下起了雨来。   从一开始的绵绵细雨亦是变成了倾盆大雨。   这雨水让东野飛不禁蹙眉,这种大雨会使路上的能见度变得很低,很容易出现车祸。   不仅如此,如果他没记错,黑岛沙河今次出门似乎也没有带雨伞。   蹙着眉,东野飛却是对开车的司机,改了口,打算改变目的地,让其到新潮社的大楼楼下。   如今的他打算改变计划,直接到新潮社楼下去接黑岛沙河。   他自己是带雨伞的,去接黑岛沙河的话,可以让女孩避免被雨淋同时呢更好的确保黑岛沙河安全。   因为下雨,东野飛只觉得整个天空也愈发的阴沉了。   怎么看怎么都有一种坏人出动,犯罪分子集体作案的先兆。   考虑到桥本有菜已经被新潮社的人赶出楼了,自己现在去接黑岛沙河被暴露的机会并不大。   他决定还是冒险一下,以黑岛沙河的安危为重   司机对于东野飛的要求自然是满心欢喜的。   日本出租车,东京都的车费历来是最高昂的。   如今客人加车程,并且还下了雨。   最后的出租车费绝对不会是小数目。   司机正确认着最终的目的地   忽然,砰的一声。   一声巨响从车子前面不远处传来。   “怎么了?”   东野飛蹙着眉,看向车子的正前方   隔着司机通过模糊的车窗,他发现车子的不远处好像出了车祸。   如此的话,想要在换道就难了   “...前面发生车祸了。糟糕了”   出租车司机懊恼的点点头,在他的正前方,目前有两辆车不知是什么原因追尾了。   而且似乎非常严重,两辆车子被撞的稀烂,安全气囊都弹出来了。   车祸的车辆占据了两个车道,直接让后面的车无法继续前行了。   这样的话,他车上这位大主顾可能就要溜了。   毕竟车子因为道路被堵,是不能继续走了。   可是人却可以下车,绕过发生车祸的地方,换一个地方继续叫车。   “我在这下车吧”   见车祸一时间不可能很快的妥善处理,东野飛就打算先下车,绕过出事车辆,到前面在打辆车去新潮社   司机见状也无可奈何了,只能收钱放东野飛下车。   东野飛在下车前则是从自己的戒指空间里,取出了一把伞,用来避免自己淋湿。   这是他给自己留着备用的伞具   因为是凭空拿出来的缘故,也是让恰好回头给东野飛找零的司机愣了四五秒,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如果他没记错,刚才这位客人在上车前,好像没有带伞吧。   虽然随身也带着一个小背包,可是这位客人的伞分明是从手中凭空变出来的,而不是从小挎包里拿的。   在司机震惊和诧异的注视下,东野飛撑起伞下了车。   来到人行道上,东野飛隔着五六米远,亦是微微观望了发生车祸的现场。   被追尾的车辆,司机似乎还是清醒着,正被人扶出来。   因为有安全气囊保护,似乎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这个开车的中年男子,手脚一直在抖着。   刚出了车子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起也起不来了。   一副劫后余生的后怕样   相比较被追尾的,追尾的车子后果就相当不好了。   前面的驾驶室已经被撞扁,气囊也弹出了,车门更是严重变形,根本无法打开,从外面看进去里面的人似乎卡在那里,没有动静。   这个时候,东野飞发现被追尾的车子,车后门也被打了开来。   从里面正被人搀扶出两个漂亮的女孩子。   年纪看上去,和自己是差不多大的。   其中扎着一个小马尾,长着一张清秀的小脸,一脸惊恐,似乎是被吓坏了,眼泪不住流淌,混合着雨水,很是凄惨的样子。   仔细一瞅,竟还有点眼熟,再仔细一看。   东野飛确信,如果自己没认错。   这个人绝对是绿团的队长,欅坂46的leader菅井友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