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脑洞幻想 万魂古灯

第五章 神秘少女

万魂古灯 小熊饲养员 2592 2019-12-19 20:00:11
  云凡一脸颓然地走回到破庙,呆呆地坐在地上,只是想到方才被嘲弄的场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握紧了拳头对着地面狠狠砸去。   “咚”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却看到云凡的拳头上布满了血痕。   “唉,无能狂怒罢了。”云凡甩了甩手,依然有些不甘。   老天实在不公,自己哪怕修炼天赋极差,至少也能有一个努力的资格,但眼下,却连这个资格都没有。   “别感叹了,至少你现在平平安安活着,还有个小老婆,有什么不好的?”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只是声音中带着一丝冷冽。   “什么人?!”空荡荡的破庙里突然传出来一个少女的声音,云凡赶忙向周遭看去,却没有看到人影。   “别找了,我在你体内,或者说那盏古灯内。”少女仿佛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道。   “灯?”云凡满脑子问号,随后想到了什么一般,赶忙冲向破庙一个角落,拿出一个包袱。打开后却只见到零散的相思花以及枝条,莲灯不翼而飞。   “那盏灯为什么会在我体内?还有,你是谁?”云凡也冷静了下来,缓缓问道。   “古灯自行认你为主的。”少女声音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想着什么,“至于我,一道死的不能再死的残魂罢了,只是依托古灯为生。”   听到少女那略显迷茫的声音,云凡也放下心来,盘腿坐下,笑呵呵地说道:“这么说,同病相怜了,只不过你比我还要惨一些。”   “同病相怜?不不,在我眼里你弱小的如蝼蚁一般,若不是古灯认你为主,我才懒得跟你搭话。”少女清冷的声音丝毫不留情地打击着云凡。   云凡面庞一僵,心想:这人情商咋这么低呢。   然后也不太想搭理少女,将旁边的包袱拿了过来,准备开始编织手环。   “你想修炼灵力吗?”少女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云凡手里拿着相思花,头也不抬地说道:“废话,我比任何人都想。”   “拜我为师。”突然从身后传来一道声音,云凡下意识地扭头看去。   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女,一袭红色长裙,皮肤白皙,娇嫩如水,双臂纤细柔软,环抱于胸前,最让人吃惊的是那一头鲜红的长发,如血般鲜艳。而那双眸子却是清澈如水,带着丝丝冷冽。   云凡看着那副绝美的面庞不禁呆了呆。随后意识到了什么。   “你是..古灯中的少女?”云凡不确定地问道。   少女轻轻地点了点头,如玉般的小手抚摸着下巴,“拜我为师,给你一个修炼灵力的机会。”   “你..你说什么?”云凡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少女,声音都有些发颤。   少女静静地看着云凡,显然不想再重复第二遍。   “我拜我拜!”似是生怕少女反悔,云凡赶忙应了下来。   “磕头。”少女冷冷地说道。   云凡迟疑了一下,随后咬了咬牙,向少女跪了下去。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若她真的能让自己修炼灵力,那也是再造之恩了,这几个头磕的不亏。   “还不知..师父名讳?”云凡额头一片通红,悄悄问道。   少女皱了皱眉,似是在努力回想什么,“我劝你还是不知道为好。”   云凡思忖了一番,“依古灯而生,不如就叫灯灯吧。”   “哼,随你。不过你还是要喊我师父。”灯灯清澈的眸子仿佛不带丝毫感情。   云凡点了点头,随后有些兴奋地搓了搓手,“你方才所说是真的吗?我需要怎么做?”   “这是一滴血妖凰的本源精血,你若能融入血脉中,便能重组经脉。”灯灯随手拿出一滴猩红的鲜血,一股煞气扑面而来,隐隐带着一股强烈的威压,使得这小破庙开始摇摇欲坠起来。   云凡只觉得身体仿佛要撕裂般的难受,随后灯灯玉手一挥,那股威压也消散不见。   “呼…”云凡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心情也逐渐平静下来,显然这滴精血中狂躁的能量并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   “成功率有几成?”云凡默默地问道。   “一成,我出手相助的话能有三成。”灯灯清冷的眸子看着云凡,等其决定。   云凡呆呆地想了很久,随后说道:“若失败的话,麻烦你跟苏苏说一声,说我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灯灯淡淡地说了句:“好。”   “那开始吧。”云凡端正了身体,轻声说道。   灯灯也不再废话,将那滴精血递给了云凡,“服下。”   云凡接过那滴猩红血液,显然其中的威压是被灯灯所镇压着。   一念生死,但想到自己从小到大的屈辱生活,云凡也是狠下了心,一口将血液吞下。   然后云凡便感到一股仿佛要将自己身体搅碎的狂躁能量从身体内传出。那股穿心的疼痛使云凡不禁低吼出声。   “呃啊啊啊啊……”   剧烈的疼痛使云凡面容都开始扭曲起来,随后死死的咬紧了牙关,硬是不再吼出声。   “咯,咯咯”牙齿崩碎的声音从云凡口中传出,显然那股疼痛让云凡此刻生不如死,而云凡体内此时也被破坏地不成样子,所有的经脉一瞬被搅碎,甚至骨头都开始碎裂起来。   灯灯清冷的面容此时不禁有些惊讶起来,她当然知晓一滴血妖凰的精血有多恐怖,那可是能生生将这个凡人的身体全部搅碎,那股疼痛感,深入骨髓。   而云凡挣扎的动作也开始越来越小,这股疼痛正使得云凡的生命力越来越微弱。   灯灯看到眼前的模样也知道该自己出手了,娇嫩的小手一招,一盏古灯从云凡头顶飘出。然后灯灯伸出玉指在古灯上一点,一道洁白如玉的纯白色印记从古灯中飘出。   “能不能扛过去,就看这光明祖印了。”灯灯轻轻地开口说道。   随后只见白色印记飘入云凡的额头之中,而云凡破碎不堪的身体也开始缓慢的恢复着。   生命力缓缓恢复,而那滴猩红精血宛如受到了挑衅一般,释放出更为恐怖的能量,而后便看到云凡的胸腔直接瘪了下去,肋骨尽碎,随后是双臂,双腿……   “唉,恢复的力量赶不上破坏的力量,这个人类看来扛不住我这滴精血。”灯灯微微一叹,不由地觉得有些可惜。   自己只是一道残魂,能做的也只是引导光明祖印来修复云凡的身体,但是显然没想到他的身体如此脆弱……   云凡只觉得意识一阵迷茫,自己身处于无边的黑暗之中,看不到一丝光亮。   云凡在迷离之中似乎看到了一个身负重伤的黑袍男子,其身下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海洋,而那名黑袍男子却是直直地向海水中坠落而下,喃喃地自语道:   “小凡,活下去。”   这是云凡从小就做的噩梦,只是这次的梦境显得无比清晰。   “活下去…活下去…”强烈的求生欲使得云凡的意识逐渐回归,而后便看到云凡额头处一道银色的印记闪烁,一股银色能量涌动,直接将那道光明祖印包裹,然后顺势而下,向那滴猩红精血冲去。   只见那道精血仿佛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竟是开始疯狂逃窜起来,而那银色能量却是不给其机会,宛如一只小兽一般,张开巨口直接将其吞下。待得其中狂暴的能量彻底消散而去,而后将其融入到云凡的心脏之中。   “咚..咚..”   心脏重新开始规律地跳动,银色能量包裹着光明祖印重新回到天灵之处,而后两道宛如本源的印记漂浮其中,只是一道为银色,一道为白色。   灯灯一直清冷的面容此时剧烈波动起来,小手紧紧地捂住娇艳的双唇,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其震惊的事情。   “空间..祖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页
返回书页